小鹿仙贝

喜欢你,不一定是寂静的,什么样子都好。

请假条

摘星星我一定会更完的!
因为三次有事停更到29号
哭唧唧各位读者老爷原谅我

【达鑫】摘星星的人(中上)

拉进度很无聊的一章

/06
所以在那天的陈玺达看来,他的阿程哥显得漫不经心,又因为他的眼神感到些许的无所适从。像一只慌不择路的小狐狸,忙乱又敷衍,却步步踏在少年的心口。

是没察觉到,还是根本不喜欢?

最坏的可能,甚至是讨厌我。

讨厌我么。

陈玺达像是踩在了云朵上漂浮膨胀的内心,随着那朵云的弭散而直直坠落了下去。酸痛沿着血管细细地流淌,全身的组织和关节好像都浸泡在这种来得迅猛的刺激里。

舞蹈课太累了。他忽然不敢再看他,以至于很不寻常地以此为借口,没有提出和丁程鑫一起下楼买零食的请求。

可是为什么心口也会有这样酸酸的胀痛呢?

/07
当梦境里的丁妙妙站在面前,垂着眼带一点娇憨和清傲,终于回过味来的陈玺达有那么一瞬的恍惚。

“丁......丁程鑫?”
“丁妙妙。”

他吃惊,瞪大了眼,本来就大的一双桃花目被睁大成非常滑稽的姿态。丁妙妙不是应该一边说着“丁程鑫就丁程鑫”,一边狡黠抿嘴的喵星王子吗?

就这么坦坦荡荡说了出来?

虽然我觉得妙妙特别好听特别萌,但是一大老爷们叫妙妙这种事情怎么也得扭捏一下吧?

hallo这位朋友,你的人设崩了崩了,快来条巧克力能量棒吧!要不然脉动也行?

陈玺达在心里疯狂吐槽,却始终无法把焦灼的视线从丁妙妙身上移开。难得的乖顺,从容的优雅,和一点点似有似无的傲娇劲儿让丁妙妙看起来和丁程鑫十分相似,却又十分不同。他所疯狂渴求的那种情感,似乎在这里更容易得到满足。

但他始终觉得,梦境内外的狐狸眼少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独立个体。

念念不忘,欲罢不能。

/08
许是等得久了,见陈玺达总也不出声,丁妙妙有些不耐。

“想什么好歹吱一声。”
“吱。”
“啧。”蓝星人都这么蠢么?可惜了这个还长这么好看。

啊,果然还是丁妙妙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话毕,美少年上前一步,抓住了陈玺达的手,扭头就沿着银芒流动的星光大道跑了起来。陈玺达被迫跟上,却在奔跑间将妙妙纤瘦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捉进掌心。

和阿程哥的一样呢。

这样小的手。

超大个小老虎在奔跑的过程中,再一次诡异地红了脸颊。

/09
丁妙妙拽着陈玺达,沿着那条铺满银亮的星路向远方跑去。

再停下来的时候,陈玺达发现他们竟不知何时跑到了一颗蓝色的小行星上。逶迤蔓延的星路打远方来,尽头浸没在天青色清透的水底。轻纱幔一样的光华柔柔地罩在海面和少年的双肩,丁妙妙回过头,看向左手边的陈玺达,微微喘着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带你到这个地方来。
“可是虚空里总有这样一个声音,于是我猜想应该是命运还是什么在呼唤着我。
“所以我答应了。”

海声呼啸,波光粼粼。潮汐的起落一声一声,敲在过往每一个梦境里少年心跳的节拍上。

于是陈玺达不管不顾地,一把将丁妙妙圈在自己的怀中。

TBC.

【达鑫】摘星星的人(上)

【达鑫】摘星星的人(上)

/01
少年陈玺达最近经常做梦。

梦境的内容总是类似的。蓝色在虚空中一点一点皱缩凝结,是笔尖的点墨晕开在水里又倒放的模样。这种黑沉沉的蓝色吞噬了整个天空,于是一切都回归沉寂。

然后,遥远地,从蓝浸浸的寂静深处,倏忽迸溅出星辰万点。那些银亮的光点过于刺眼,陈玺达这样想着,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左眼。

他愣住了,右眼因第二次伸手时用力过大而异常疼痛。

他在梦境里是有实体的。这是他第27次重复这个梦境,可唯独这一次,他进到自己的梦里来了。

/02
陈玺达还没有来得及想现实生活中自己的身体正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已经被眼前的情形镇住了。

那些银色的光点和破碎的光斑迅速地在他面前涌动翻转,聚拢又离散,最后呈现出一条路的形状。

爪子哟?咋还给你达达哥整了个星光大道咋的?
此刻陈玺达内心如万江奔涌春汛初生,川渝话和东北腔正在他体内激烈交手,二者不分上下雌雄!

内心戏很足的男孩子并没有注意到在路的那一头,一道修长高挑的影子隐隐约约,靠得越来越近。

于是丁妙妙在他面前站定,却恰好被陈玺达的猛抬头吓了个哆嗦。

他眯了眯一双水光潋滟的狐狸眼,试图藏好那一个游泳池加上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窘迫和脑中弹幕。

然后他开口:

“啊......果然是蓝星人啊。”长得还挺好看的么。

/03
陈玺达此时此刻完全说不出话来。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的阿程哥就站在我的面前!喜欢你喜欢得就要摘下星星送给你了好吗???

丁程鑫模样的美少年,端端正正地站在离他不到三十公分的面前,穿着肥大的红色花样毛衣和黑色破洞裤,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陈玺达的脸当即就红了。像是夕照缓缓爬上山坡,又像是樱色水彩慢慢晕上染卡,绯红色轻轻柔柔又不容拒绝地从耳根开始,覆盖了整张面颊。

大概长得好看的人脸红起来也异常的好看吧。桃花眼和索吻唇在飞红里不知所措,显得青涩又温纯。

/04
现实生活里,陈玺达对于阿程哥,或者说他的好朋友兼预备役同事丁程鑫,总有那么些欲说还休不说又难受的心思。

夏天过去了也羞于开口的秘密。

所以他看他时,眼睛里总带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有一次舞蹈课,陈玺达背靠着镜面,直勾勾地看着丁程鑫,直让他后背发凉,大热天的一身汗活活惊下去多半。

“不累么?”
“啊?”
“我说丁程鑫儿,课间了,你还练啥子哦。”

少年见状嗨了一声,抬手抹了把汗就一个翻滚坐到了陈玺达的旁边。

啧,刚才突然凉了一下,怎么现在又热起来了呢。丁程鑫有点疑惑。

可是等他发现陈玺达盯着自己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迷之视线时,发现自己疑惑早了。

“看个锤子哦。”

陈玺达突然有些害羞,这让丁程鑫有点莫名其妙。我弟弟游泳太强以至于出现疑似脑部进水症状怎么办?在线等,也不是很急。

个头超大的弟弟依然用十分不可描述的眼神盯着他,眼珠都不错转的。一双桃花眼形状姣好,满当当盛了水色天光,还有长江国际18楼落地窗旁小丁的倒影,看起来是对着电线杆、仙人掌都能疯狂表白的深情模样。

一时间二人都十分尴尬。

哦可能只有丁程鑫。所以他有点艰难地开口,喉结微动做了咽口水的动作,声音有点干涩——

“喂,你眼睛啷个不舒服哟?”

尴尬的气场尴尬地破碎了。气氛回归正常。

丁程鑫在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舒服一定要去看晓得不,眼睛不好将来啷个办哦?我跟你讲,好久前我做啥子足疗,做起黑痛......”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话,一边想着怎么化解二人修罗场,一边又觉得陈玺达最近很不正常。

不正常得有点像个痴汉。

哎呀你想什么呢!丁程鑫充分发扬了作为一名预备役偶像该具备的自我检讨和自我否定精神,赶紧甩了甩头试图把想法甩出去。

这念头好黏,粘在我的脑子上了吧。
于是丁程鑫错过了陈玺达脸色的精彩变换。

/05
达达心里苦,但是达达不说。

TBC.

有话要说:
半吊子重庆话请不要大意的吐槽......运动会嗑糖到饱临时起意,可能会有下甚至是中下,我争取早日更完,然后争取不ooc。
大概是一个抒情向和谐星风格的渣短篇,如果喜欢请给我一个小红心嘛!
求 求 您 了!比心心!

卧槽今天运动会的达鑫太他妈甜了吧!!!
来呀来呀泼你水
你坐在游泳圈里我拖着你游【在水里走
丁程鑫儿摘星星儿
期间各种摸呀抱呀
掰手腕赛场当众卖萌 以及不知真假的放水
最后妙妙的“别拉我~”

emmm祖传的儿化音

nili酸奶怎么从包装到日期都岛里岛气的呀😂💙💚💙💚

统一的藤椒面也是这个颜色

【达鑫】词语十一题

【达鑫】词语十一题

私设如山

大概是一篇深夜的胡言乱语。
雷者慎,左转右转随您不送。

达鑫要是火了我是不是就是元老级的CP饭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私心觉得这两个小伙子的甜度有朝一日能赶上他们的大祖师爷和二祖师爷

01 Adventure(冒险)

在staff姐姐的镜头面前,陈玺达抿了抿嘴,然后毫不迟疑地长手一伸,把丁程鑫搂了满怀。

02 Angst(焦虑)

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去码!
我和阿程哥的同框就这么被抹掉正脸了么???
好心痛......

陈玺达抱紧了他的饭团头套,留给镜头一个寒叶飘逸洒满我的心我的肝我的脾肺肾的凄凉背影。

03 Crackfic(片段)

“错了两个。”
“一个嘛!一个!”盯。
“......好好好一个吧,就一个。”

真是很有原则呢。

04 Crime(背德)

这样不太好吧......
来不及了!肥仔他们马上就要下课了!
丁程鑫眯起眼睛,抓起桌上袋子里的大馒头就往陈玺达嘴里塞。
“快吃!吃!肥仔豆要来老!”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丁妙妙回喵星了么?
啊,他在中转站换能量棒的时候,碰见了他的小老虎呢。

06 Death(死亡)

哥!哥我马上就要赢了哥!这把输了要掉段的!
求求你不要再摸我了嘛......

小狐狸狡黠一笑。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有一个一米八、桃花眼的男孩子在铭星科技门口拉住了249的衣袖。
他说:“宝贝,我们走。”

08 Fantasy(幻想)

阿程哥看起来不开心。
我能感觉到的。
每天笑得这样美,这样想尽办法逗别的兄弟们开心,这样努力地练习,担当起小队长的责任——

可是他真的不算开心。像是一种力量推着他,逼迫他成长一样。
我的阿程哥很累,他看起来那么单薄和瘦弱。

我多想拥抱他。
想要撒娇的话,来我陈玺达的怀里吧。

09 Fetish(恋物癖)

大橙子,中橙子,小橙子。
还有可达鸭。

10 First Time(第一次)

大会第一项:宣读比赛纪律!

11 Future Fic(未来)

他和他最后真的如愿,成为像师兄们那样闪耀又优秀的人了啊。

爱是手中长长的线
一头锁住了抓不紧的月光
一头连结了过往的欢喜和未来的期许
然后紧紧、紧紧地牵在少年的手心

在每一个平行世界里,凯源也好,安玉12也好,惊羽也好,还有邬松、想峻和K远,都请你们好好的。夏秋节快乐。

致K远的一封信

致wkl、msy:
    展信佳。2014年2月14日遇见你们,提前祝三周年快乐。
    2014年一别,再无你二人音信。天南海北之遥,不知渝州城里的生活是否顺心合意。打上次别过,时光倏忽似已三年。这边与你们长得极为相像的少年们已经长大啦,走出了小小的自习室,走出了山色绵延的重庆,走向了比未知更广阔的前方世界。记忆里还是初中生的他们,半只脚都踏进了大学的门槛。眉眼变得英气俊朗,身形变得越发的修长,唱功演技都日臻成熟。真好。
    所以姐姐希望你们也能这样,姐姐觉得你们一定会这样。你们都长大啦,从自习室里七年二班、八年二班的两个小小少年身上,依稀可以看到你们现在的影子。你们会永远内心赤忱柔软,永远眼含星光,永远奔跑在路上。是了,我们的Karry班长和马思远班长会有很长很好的一生。
    但是,不要忘记一路走来身边的彼此。在茫茫人海之中,凯源在这个世界里镁光灯和舆论拉扯下伸出去又收回的手,总相信最后被k远牵上。姐姐的宝宝们啊,温柔和欢喜是堵上了嘴,又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呀。
    宝宝,姐姐没有再见过你们,可姐姐总能摹想出你们的模样。Karry学长会变成英气勃发的Mr.Wang,马思远班长会变成年少有为的马先生。在k远和男自的世界里,你们是平凡却又独一无二的,不必担心流言蜚语,你们会事事顺心意。
    顺祝情人节快乐。
                                                 小鹿仙贝
                                2017年2月11日笔于天津

k远生离,
12死别;
安玉无缘无份谁知最是般配,
惊凡青梅竹马最后陌路天涯;
1玉爱别离,
民白求不得。

既然那么多平行的时空里都曾错过,那现世,请现世许你们一个一心一意,一个一生一世。

冬至日漫记

        今天中午在7-11买饭的时候,偶然听见旁的宿舍的姑娘说,呀,今天是冬至啊。
        遂恍然,整个过程用”顿悟”二字概括也不为过,但用”惊起”则更与心情妥帖相合。
        呀,今天是冬至啊。

        不禁开始回想,去年的冬至,我都在干些什么。只不过一切都是混沌,清楚些的早已是记不得了。料想那一年的今日,我约是也忘了吃水饺,也许在食堂,又或是在南门外的某家小店子里填了点什么,囫囵果腹罢了。     
        饺子店里人挤人的,不大的地方竟全是紫校裤大棉袄的学生。后厨汤锅里热气氲氲,缠绕蒸腾,带着碱面皮和面皮里肉食和菜蔬的味道攒成白气,无端压的人昏昏沉沉。我给她打了个电话,才知道家里今年也没吃成饺子。
        算起来,家里已有两年没吃冬至饺子了。至于汤圆糍粑,更是提都没提。原来蒸糯米的人老了,曾经打糍粑的人病了,从前搬板凳坐在下首、间或偷吃一口的孩子们陆陆续续都走了。包饺子的人们越来越忙,诸事缠身,疲于奔命。直到我一个电话打回去,他们才蓦然惊起——
        呀,今天是冬至啊。
        饺子带回楼上的时候,餐盒外面已经是温凉不烫手的了。掀开盖子,浓浓的面汤味道翻涌上来。被强行挤压装进透明小盒子里的涨鼓鼓先生们已经不成形状。饺子皮粘连残破,所有的汤汁都涌了出来。热气从汤面上掠过又卷起,形成一道细而长的白色雾气。那雾气让我骤地想起故土水库镜面上那一行舒卷变化又极速远去的鸟群,又不知如何惦念起家里雪后地上那一把被西风卷起又吹散的雪尘。  
        我在心里默念,呀,今天是冬至啊。
        我有点想家。

        菜肉馅的饺子大概不合味口,睡梦里总是烦腻,为家里一碗西葫鸡蛋馅饺子想得翻来覆去。午睡的时辰总是格外长格外舒适,这一梦就梦回了家,梦回了紫漆桌子烟火气的老房子。梦里诸位的脸却是还未看清楚,人就已经怔忪着醒来。
        醒来天色未有什么变化,光斜斜地打进窗户,显得沉了。这是二零一六年冬至的下午,与12月22日太阳直射南回归线、地球划过近日点没有什么关系,它只是在说,日从今夜长。
这一年啊,浑浑噩噩嬉笑怒骂着,也竟吊儿郎当地快混完了。大纰漏没有,小病小灾小迷糊倒是不断。我努力回想着这三百六十六分之三百五十六个年之间经历并且深深记住了的种种,有难堪的想要忘掉的,也有想要三年五年、十年八年记住了再也不想忘的。
        如此种种,话到嘴边却不知怎么说,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说。只好最后来一句,今天是冬至啊,祝我自己,冬至平安。
        愿我每个冬至,每个冬日,喜乐平安。